分类 1号站平台招商 下的文章

北京时间3月28日上午消息,本周二,三名 Messenger用户起诉Facebook,因为它收集用户打电话、发文本信息的历史记录,涉嫌侵犯用户隐私权。

三名Facebook用户向加利福尼亚州联邦法院提交诉状,他们认为Facebook违反了加州多部法案。本案可能会以集体诉讼的形式进行。

Facebook曾解释说,公司收集的信息不包括通话内容和文本内容,也没有将收集的信息卖给第三方。(星海)

原标题:高调搞贸易战的美国内心却极其脆弱惶恐!且听一个小故事

3月23日应是注定载入史册的日子,因为仿佛出现了中美全面开打贸易战的苗头,关于细节,专家们已有足够分析,但小鱼主编觉得,从宏观视角和中美竞合大格局的角度略加探讨,也是极其必要的。且让俺先引用李北方老师讲的一个趣味小故事……

地主家的傻儿子VS长工家的穷小子

地主家的傻儿子老是欺负长工家的穷小子,自己不走路,非让人背着,地主的儿子动辄吆五喝六、作威作福,长工的儿子长期坚忍负重、沉默顽强。久而久之,地主家的傻儿子肌肉萎缩了,而长工家的穷小子虽然受了不少气,但练就了一付好身板儿,通身肌肉块儿。到了一定的份上,权力的主导关系就要扭转了。

是的,这里说的就是美中两国。

贸易战的真正目标:狙杀“中国制造2025”

小鱼主编认为,贸易战其实早已原酿,而且这只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冲刺阶段的“组合拳”之一。去年底,特朗普任内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明确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大国竞争正是此轮贸易战的大背景。

大致而言,大国竞争包括制度的持续革新能力、持续的坚强领导能力、整体战略的科学制定与贯彻能力、持续的产业升级能力、持续的高科技突进能力、强大而可用敢用的军事实力等。日常而言,科技与产业属于竞争的核心问题。

2008金融危机之后,耍惯了大牌、习惯了不劳而获的地主儿子猛然发现,老套路不大好使了,制造业外流严重了,元气大伤了,身子骨变虚了。更加让他发慌的是,不知不觉之间,那个长期默默劳作不声不响的东方小子,竟然炼成了一身基础扎实的硬功夫!一身冷汗之后,必须得变!美帝毕竟是美帝,自我调整能力,那也是做老大的核心竞争力啊。经过几年内部调整与海外收缩,站稳了脚跟,地主儿子从病床下来了,虽然绝非满血复活,虽然病根依旧在,但毕竟可以再次挥一挥腿脚了。

无论减税、让制造业回流还是挑起贸易战,提高进口关税,都是打算扶植国内实业,让“元气”恢复起来。地主儿子的真正野心在于保持高端产业的霸主地位,这才是霸业之基。至于低端产业,压根儿无所谓,美国人穿的T恤全是中国货无所谓,玩具全是中国货,无所谓。而尖端产业、高科技产业,有所谓!

美国焦虑心慌的“病根儿”在这里!

美国一再抱怨贸易逆差,中国说,那你卖给我们高技术产品嘛,这一点美国是不可能答应的,自己的看家本事岂能外卖他人?当然,美国竞争力差的产业也没有多少人买,早已被中国造等他国产品替代了。

数十年的辛苦劳作与自强不息,从服装鞋帽到高铁电信,再到未来的宇航芯片,中国的血汗钱持续投入到科技研发,美帝的尖端制造业优势正加速瓦解,强势追赶的实力必然改变全球力量格局,必然打破西方既得利益。格局转圜之时,有的骑墙观察,有的主动适应,有的试图抗拒,尤其是美国这样年轻的“天选之国”,可谓“亘古未有之大变局”,他的焦虑与心慌,真不是装出来的。

美国怕的就是中国高端产业赶超太快,于是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频频发难设限。挑起贸易战真正目的就是对中国强势恫吓,逼迫中国自断膀臂,放弃尖端产业发展,继续维持美国为食物链顶端的国际分工方案,继续从事低端制造,继续做苦力和长工。而当年运-10大飞机在进展突飞猛进的时候悄然下马的悲剧,今天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实质的竞争,我们让无可让,不能抱任何幻想!

因此,表面的贸易战,实质是产业竞争力和价值链主导权的争夺,更高层次来讲,一定程度上也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话语权的竞争。

有些人提出,美国组合拳来势汹汹,我们崛起关键时刻该让步就让步,细枝末节的让步是可以的,但贸易战背后的实质问题,是让无可让,对于美国是如此,对于中国更是如此。这一点,我们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那么,博弈必然长期持续下去,在一定时期还显得热火朝天,甚至刀光剑影、硝烟四起!

跟美帝决断,抛售美元外储!?

面对紧张的贸易战情势,有激动的网友喊出:抛售美元外储!我们知道,中国外汇储备已多年超过3万亿美元,主要是美元资产,持有形式主要是美国国债和机构债券,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其实,中国如果在短期内抛售这些资产,理论上有两种可能。一是中国引领一群兄弟朋友们,以集体抛售美元资产的方式,打破国际上对美元的信心,引发全球性的市场恐慌,一举掀翻美元霸权。很遗憾,短期来看,我们还不具备这种强大的世界号召力,美帝的硬实力和软信用也还没有颓废到那种世人争相践踏的地步。

另一面必然是,只要全世界投资者仍对美元及美元资产有信心,美国就可以一直开动印钞机、继续发行国债来维持债务。在没有更保险更稳妥的保值手段之时,虽说我们的鸡蛋也并未放在一个篮子里,但以美元为主的持有方式还得延续相当时期。

未来二十年,无论被动还是主动,我们都不可避免地面临“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从捆绑到脱钩”的过程。这个过程注定充满了艰苦与隐忍,甚至会有弯路和不得不进行的迂回,但我们很清楚,只能通过坚定的正确战略与务实灵活的策略,去一步步化解与实现。

面对阻遏恶潮 我们的底气十足!

那么,面对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恶浪汹涌,面对霸权国家的强力阻遏,我们的底气在哪?

必须首先由衷拜谢老一辈革命家带领国人奋然决然奠定的核武根基!我们有40年的工业、技术与军力积累,我们更有坚强的领导核心!

万一霸权国家疯病袭脑,悍然来硬的!我们当然底气所在,无所畏惧!远的不说,涉密的不讲,只提近期海军陆战队军改后空前规模的万人千车全领域跨区机动演训,前两天我们航母过台海、奔南海,即将参与南海大规模实战化演练,昨天空军8架机群霸气出岛链秀肌肉……

时代变了,实力不同了,格局迥异了,手段多样了!硬的手段俱在,头脑发热者,只管放马来!

和而不同 王道之行

数十年来,我们不是只知道闷头干活的无脑之辈,出于中国古代“和而不同”的大同理念,出于中国“王道”思想的传承,也鉴于德日暴烈崛起而速亡的前车之鉴,我们几十年来所选择的路径,才是掀翻恶帝、最终登顶的最务实方式。我们的科技在追赶,我们的军力在提升,我们的内功在修炼,我们的领导力在优化和强化,我们的改革步伐从未停息,我们全体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恢复中华之尊,我们隐约而普遍地觉得,那才是中国国际地位应有的常态,正如几千年以来呈现的那样。而1840年以来的百年屈辱不是我们的常态!

所以,我们要搞一带一路,所以我们人民币要逐渐国际化。我们的梦想很宏大。

崛起中 历风雨 更亮丽!

面对来自霸权国家的贸易战、金融战、心理战等诸多招数,只要我们们应对得法,它们充其量只是崛起过程中的风雨与浪花。大国崛起,勿需一帆风顺!(文/环球网军事 小鱼主编 2018/3/23 鸣谢:乔良 李北方 唐驳虎 崔凡 等诸位老师)

原标题:他每天江边巡逻20公里 为非法捕鱼1公斤“还债”

刘滔每天都要到长江边指定范围查看有无违法捕鱼者并进行劝阻。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刘滔每天都要到长江边指定范围查看有无违法捕鱼者并进行劝阻。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昨天上午,长寿区江南街道江南中路附近的江边,天色灰蒙蒙的,断断续续飘着雨滴,江面上偶尔有货船开过。身着橘红色棉服的刘滔(化名)在江边格外惹眼,他驾驶着电动车行驶在临江的道路上。要是看到有人想要非法捕捞,他会立即停车,一路小跑过去“现身说法”——曾经,刘滔也在禁渔期非法捕捞过,今年初在渝北区检察院郑重签署“义务护渔”承诺书后,他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改过自新。

每天护渔20公里

这一天,刘滔从江南中路的家中出发,骑着电瓶车准备去往袁家沱、走马溪一带进行护渔。这是他护渔“工作”的第三天。刘滔介绍,他从3月20日起就开始在20公里的河道上巡逻,早上出门,都会去到一个地方驻留,自拍照片发给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签到打卡”。中午回家简单吃过午饭,下午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前两天去了龙溪河和三洞沟。”

在河边,有人得知刘滔护渔的事,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以前捕鱼,现在保护鱼,好样的!”

一路上,刘滔走走停停,不时盯着江畔看是否有人在活动。当遇到施工路段时,他就会小心翼翼推着电瓶车继续行进。“这不算什么,龙溪河有一段路只能靠步行,我只有把车停在路口走过去。”刘滔一边前行,一边看着脚下的路告诉记者。

在江南街道上码头河段,刘滔指了指河滩位置,声音变得低沉了下来:“这就是我之前捕鱼被抓的地方。”刘滔称,上码头的这个回水沱可谓是“天然渔场”,在非禁渔期时,总能吸引大批钓鱼者来此,“大家投喂的饵料多,鱼儿也都留在这里。”

“我发现,自从我出事以后,禁渔期非法捕捞的现象好像真的少了很多。”刘滔笑着说,自己的事情不少亲戚朋友知道,他们也明白非法捕捞带来的后果。前几年还会看到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在禁渔期内捕鱼,不过刘滔从这两天的护渔情况来看,并没有发现非法捕捞的情形。而在护渔之外的时间,刘滔还会认真学习禁渔期的相关政策法规,现在他已烂熟于心,为的就是在遇到有人非法捕捞时,能够有理有据地劝阻他们。

江边长大,捕鱼虾是把好手

刘滔今年38岁,年轻时是一名船员,十多年前因为患病没有继续工作,如今,仅靠着每月500多元的低保为生。刘滔从小在河边长大,摸鱼捉虾是儿时最快乐的时光,他熟悉虾的习性,说起捕虾更是一把好手。

闲暇时,刘滔爱到江边散步,即使没有渔具,看别人钓鱼也能看个过瘾。“相比起鱼,我更喜欢虾,虾更美味。”没有工作后,靠着微薄的收入,生活过得紧巴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江边捡到一个被遗弃的虾笼,拿回家简单修理后,还能使用。第一次放笼捉虾,就收获满满。在这之后,只要有空,刘滔就到附近的水塘、河边捕鱼虾。有时自家吃,有时候拿去菜市场卖钱贴补家用。“前些年,一般河虾都是每斤20块,我的能卖到25块。”说到这,刘滔眼里露出一些自豪。

禁渔期捕鱼一公斤,被抓现行

2017年6月底,离禁渔期解禁还有不到10天。当天晚上退水后,河边形成了一个“小水塘”。刘滔趁着夜色,拿着新买的虾笼出门了。作为江边长大的人,自然知道禁渔期内不能捕鱼的规定,但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打算冒险一试。他准备了一个废弃的大轮胎,再铺上木板,形成简易的“小船”,他把“船”划到了水塘中间,将七八米长的虾笼小心翼翼地沉入长江……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刘滔再次来到河边,准备“验收”前一晚的收获。他取出虾笼仔细清点,发现有鲫鱼、小虾一公斤左右。当他拿着“战利品”正准备返程时,与巡逻的民警撞了个了正着。归案后,刘滔对自己非法捕捞、破坏生态的行为很后悔。同时,他也知道,按照刑法规定,在禁渔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捕捞水产品,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的刑罚。

用“义务护渔”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

案件被移送至渝北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审查后认为,刘滔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但鉴于其非法捕捞的水产品较少,且系初犯,而且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可以对他适用该院在2017年9月出台的《关于在办理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中实施生态环境修复工作办法(试行)》。

承办检察官向刘滔说明政策以后,刘滔当即表示愿意参与生态修复,但家中经济困难,没钱缴纳生态修复金。检察官多次进行调查核实,并与当地渔政部门商议生态修复的方式,在征求刘滔的意见后,最终同意刘滔采取“义务护渔”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

“义务护渔在指定水域附近向群众宣传禁渔政策,监督不法分子违法捕捞水产品。”渝北区检察院两江新区检察室副主任陈少丽介绍。根据渔政部门和检察机关提出的要求,刘滔承诺义务护渔30日。此后,承办检察官将根据当地渔政部门对刘滔护渔效果的评估,对刘滔作出起诉或微罪不起诉的处理。

“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方式让我得到宽恕,我特别感激。”刘滔表示,自己以后肯定不会再触犯法律,会做个守法的公民。

-解读

首创“义务护渔”

以实现生态修复

生态环境修复机制是渝北区检察院在引导轻微环境犯罪的嫌疑人主动修复生态的一项创新机制。陈少丽介绍,该机制施行7个月来,共有35名犯罪嫌疑人参与,预计投放鱼苗10万余尾、打造生态园10多亩。

“以前,我们主要采取缴纳生态修复费委托专业第三方修复的方式。但考虑到该方式无法覆盖经济困难的适格人员。今年,我们以刘滔案为契机,创新出义务护渔方式,希望更好地实现修复生态的目标。”陈少丽表示,因地制宜,因案适宜,落实生态修复机制,才能为守护绿水青山献力。在今后的实践中,将根据实际情况,丰富生态修复的方式,促进更多的犯罪嫌疑人参与到环境修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