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谈人民币入篮SDR 首定义经济改革开放“三驾马车”(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7-12-10 11:06

  因此,在三个“角点”日渐变得模糊的情况下,“不可能三角”在逻辑推理和实际操作效果上就不那么严格成立了。而作为动态演变的转轨经济,作为央行,可以在“不可能三角”中找到一些动态变化的立足点,保持三者的同方向运动。事实上,近年来,我们一直追求这样的方向把握和动态立足,现在看来效果也还不错。

  《财经》:近来有不少关于金融机构在市场准入和参与国内金融市场方面扩大开放的讨论,您的“三驾马车”说似未覆盖这个方面,那这二者是否存在联系?

  周小川:我认为这是一个综合的问题,市场准入和市场开放与“三驾马车”中的每一“驾”都相关联,并非是“三驾马车”所引领的经济对外开放之外的一个特殊问题。

  首先,从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的角度来看,金融服务业像工业、农业及其它服务业一样,也面临着放宽市场准入和参与竞争等问题,由此引发的担忧也类似。

  按产业政策中保护幼年行业的说法,人们常常会地觉得自己行业竞争力还不够,希望再多保护一段时间,等它成长好了,竞争力强了再对外开放。当然,这当中也隐含着担忧:如果外资进来多了,占据市场份额大了,会不会引发经济及市场上的安全问题。这其实是所有工业部门在对外开放过程中都经历过的问题。但你想一想,如果希望对外开放,肯定是因为相信对外开放会最终有利于中国经济的成长和强大。开放是资源配置优化的进程,就是通过市场和竞争机制带来优化配置,从而走上繁荣。

  金融服务业也不会例外,只不过更敏感一些,对安全的考虑也更多一些,所以掌握起来更复杂一些。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将金融业描述为国民经济命脉行业,但这只是各行业之间相对而言,三大产业内都存在一些敏感、重要的行业,工业中有,服务业中也不少。这不是二进制中0和1的关系,大家对各个行业或多或少都会有类似的考虑和担忧。我认为,问题的关键点在于这个行业是否属于竞争性行业,还是归于天然垄断行业。中国从参与关贸总协定谈判,签署了《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到后来加入WTO,都是把金融服务业,包括商业银行、证券和保险业务,视作竞争性服务业。因此,从这一点来看,金融业同样面临需要放宽市场准入和相互参与,以竞争促进优化和繁荣的问题。

2003年9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与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左)和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马尔科姆·奈特(右)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策机构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会议开始前交谈。供图/新华社

  2003年9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与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左)和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马尔科姆·奈特(右)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策机构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会议开始前交谈。供图/新华社

  第二,人们对金融开放所可能引发的对汇率及汇率形成机制产生冲击的问题更为关注,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随着金融业开放,外资金融机构准入放宽,境内外市场实现联通,将带动大量资金量进出,从而影响宏观调控,特别是影响汇率和资本流动。事实上,在整个“三驾马车”推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人们对汇率和资本流动的担忧始终存在,这与金融业开放引发的担忧实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后者的影响及引发的担忧相对更大一些。

  第三,金融业开放与外汇管制显然有很大关系。过去,在外汇管制较多时,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参与产品和服务客户等都有比较严格地区分和规定:早期外资金融机构只能做外汇业务而不能从事人民币业务,只限于海外承销而不能做A股的投行业务,仅限于服务三资企业或非居民等等。如此以来,虽然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外开放可能带来的冲击,保护了汇率和宏观调控,但在外汇管制情况下,开放程度必然不会很高。

  随着一些惯性旧思维问题逐步解决,加上积极汲取其它行业、领域的成功经验,人们越来越明白,对外开放需要继续向前推进,金融机构市场准入和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可以迈得更大些。其实,外资金融机构目前在中国所占市场份额很小,而通过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互联互通试点,人们也在不断学习和进步,也发现其实风险并没有原先想象地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