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谈人民币入篮SDR 首定义经济改革开放“三驾马车”(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7-12-10 11:06

  《财经》:正如您所指出的,是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推动和实现了人民币加入SDR。那么反过来,人民币加入SDR是否又会在更高层次上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对外开放呢?

  周小川:答案是肯定的。人民币加入SDR必将给我国的对外开放带来“棘轮效应” (Ratcheting Effects)。这就好比排球网拉绳上的棘轮,拉紧球网时就需要通过棘轮卡住拉绳,定位后就不能往回走,不可逆。英文有个说法叫past a point of no return。当然,经济社会的“棘轮”往往不是绝对化的,意思是逆向而动不是绝对不会发生,但会是很难的。

  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如吸引外资、贸易放开经营、汇率改革、加入WTO、修改外汇条例、人民币跨境使用等,中间也出现过少量反复,或是走走停停,不过一旦上了那个台阶,就难以往回退了。就像人民币加入SDR后,国际组织和金融市场都越来越多地用人民币了;国际上投资者已在用人民币投资国内金融市场;法规和条例也修订了;贸易商和投资商都在用新规则;如想倒退回去,难度很大,成本很高。这时候不仅要考虑国内因素,还要考量国际反应,你要大幅度往后退,退不回去了。经济体制改革是个进程,进程之中有不少中途状态是不稳定的,使你感到要么是不进则退,要么是不退则进。

  《财经》:一般认为,蒙代尔-克鲁格曼的“不可能三角”(Trilemma)会制约改革开放的政策选择。作为央行行长,您是如何在这三难或者两难间做出选择的?

  周小川:人们所说的Trilemma和Dilemma,我理解是指系统稳态(稳定的静态)时,只能是三选二或二选一,不可能全都要。蒙代尔-克鲁格曼的“Trilemma”基本含义是一国不可能同时实现资本流动自由、货币政策独立和汇率稳定。不少人把它译为“不可能三角”,即三角形的三个角点不能同时成为选项,只能三选二。从理论和逻辑上讲,蒙代尔和克鲁格曼是对的。

  它还有一个意义是告诉我们,政策设计不会让你好处全得,缺点全免;政策选择有时不能像“抓中药”,每样来一点儿,有些选项是相互矛盾、相互掣肘的。为此,经济学家有时说,这不在你的“菜单”上。而如果从动态演变的过程操作来看,却可在三角形中寻找非稳态的立足点、以便向前运动的空间。

  蒙代尔-克鲁格曼的“不可能三角”理论发端于上世纪60-70年代,当时各国的开放程度跟现在经济全球化格局不可同日而语。随着开放程度扩大,三角形的三个角点的政策定义及其功效模糊化了,由“一点”变为“一片”了。就拿汇率这个大家认为最不容易模糊“角点”来说,一国是固定汇率还是浮动汇率并不像原先那样固定且可选了。

  像欧元区,成员国已没有自己的汇率政策。即便不是欧元区国家,汇率制度的选择性和实际效能也往往受限。所以法国经济学家Helene Rey说,汇率其实并没有太多选择自由,也就由Trilemma变成Dilemma。IMF前几年也有研究发现,当前央行事实上只能在货币政策独立性和资本自由流动之间选择。相对而言,中国的汇率“角点”稍微清晰些,选择性显著些,但也受国际制约。比如汇率问题一直是中美两国间对话的主要议题之一,因而也并非能够那么干脆地自由选择。

  与汇率相比,外汇管制这一“角点”就显得更模糊了。一方面,当前条件下,不存在绝对的资本项目不可兑换;另一方面,资本项目即使不可兑换,也难以管住资本的流动。从国际经验看,在经常项目可兑换的情况下,资本项目管制很难充分有效。

  曾有通过严管经常项目来加强外汇管制的例子:前南斯拉夫较早就扩大与西欧贸易,其总统经济顾问亚历山大·拜特曾告诉我,他们设计了一套报价机制来核查贸易的真实性,当进口商每进行一单进口贸易时,外汇部门就按照同一进口商品也去询价,看达成交易的报价的真实性,防止进口商把外汇挪出去。这种做法只有在贸易量比较小的时候才有可操作性,对于中国现在的贸易量而言,外汇管理部门的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事实上,我们的外汇局曾把区分资本项目和经常项目的方法做到了极致。

  还有一个角点就是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我理解这不是指央行对政府的独立,而是说货币政策的独立有效性。在当前全球化的背景下,货币政策无论如何都不是“要么有效、要么无效”那么简单的角点,也模糊成了一个范围,一国货币政策往往很难单独有效。

  一个典型例子就是美国一搞量化宽松政策(QE),全球的货币政策都受传染。另外还有就是通胀。过去认为各国物价都各国自己政策选择的结果,相互之间独立。随着全球贸易发展和大宗商品交易等,通胀也可以相互影响和传染。亚洲金融风波之后,先是有人2000年说中国输出通缩,随后2006年又说中国输出通胀,所以通胀也变得不那么独立了。不过,这不是通过资本流动产生的影响,而主要通过进出口贸易发生作用。在通胀受影响的情况下,主要针对通胀的货币政策也变得无法独立有效。

(2006年9月,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财经》专访。图/本刊资料库)

(2006年9月,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财经》专访。图/本刊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