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谈人民币入篮SDR 首定义经济改革开放“三驾马车”(4)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7-12-10 11:06

  中国加入WTO也是一例,当时争论也很多,甚至被认为挑战大过机遇,条件尚不具备,但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力排众议、果断拍板,实践证明加入WTO释放了非常大的开放红利,也促进了多项改革。国际上,上世纪90年代初期,波兰的经济和国际收支难以为继,兹罗提不断贬值,通胀率达700%,外汇大量流出,迫使波兰决定改革汇率、允许自由兑换、放松外汇管制。政策一出,波兰人反而不着急兑换外汇了,外汇流出好转,随后通胀也逐步下降。近年来类似的例子还有阿根廷等。按中国的话来说则是:改革不能等、靠、要。

  《财经》:还有人认为,人民币汇率各项改革之间应该有固定顺序,顺序错了也会出问题,改革应当按最佳顺序推进。您对此又怎么看?

  周小川:这是“顺序论”的观点。从研究的角度看,如果能把各项改革设计一个合理的顺序当然更理想,但在推动改革和制定政策时,面临的情况复杂多变,各决策者的考量也不完全相同。从国际上的改革经验看,也很难说按哪一个顺序改革就是最优的。经济学家往往可以从经济逻辑出发,找出政策变革的最优顺序;而实践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从政治逻辑考虑最优排序,问题往往过于复杂、多元,最终得不出最优解。

  我刚才用“三驾马车”来比喻对外开放的动力,驾车前行时,驾车人并不是清楚计算每一驾马车的各自速度应该是多少,功率多大,而是边走边看,哪一根绳子松一点没有使劲,赶车人就应该赶它一下,否则就可能跑偏或出问题。弯道时,则要拉相应一侧的缰绳。不管如何,掌握大方向是关键。就像力学中讲的合力,取决于各分力的数量和方向,调节得好,这个合力就很接近标量分力之和,不会相互之间掣肘。至于谁快一些谁慢一些,还要看攀比和倒逼的效果,跑得慢的如果被倒逼而加速,就出现良性互动,这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不是简单靠顺序就能解决。

  另外,如果几个部门对顺序和条件各有不同的主见,其结果很可能是相互的“等、靠、要”,形成推诿甚至死锁。

(价格改革,贯穿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历史,在周小川看来,中国的改革是系统性体制转轨,改革对整体配套关系的要求比较高,因此在推进利率、汇率改革时,需要作通盘考虑。图/本刊资料库)

  (价格改革,贯穿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历史,在周小川看来,中国的改革是系统性体制转轨,改革对整体配套关系的要求比较高,因此在推进利率、汇率改革时,需要作通盘考虑。图/本刊资料库)

  《财经》:既然条件论和顺序论都有不足,那人民币加入SDR在推进汇率改革等方面究竟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启示?

  周小川:总的来说,研究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方面的问题,既要有技术层面的分析,如条件和顺序,但同时又不要只注重技术层面。改革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开放的意义。即使开放存在各种困难和潜在的危险,依然需要坚持扩大开放的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如果站在这个角度来分析,就会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意义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具体而言,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要整体推进,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个大方向是要往前的。这就需要注意时间窗口,有些改革遇到了合适的时间窗口就可以加速推进,有些改革没有时间窗口就可能稍微缓一些。全球金融危机成为人民币加入SDR的一个重要机遇。

  本来人民币还没有完全做好国际化货币的准备,但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周边国家和地区出现流动性紧缩,纷纷要求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和投资结算,人民币加入SDR就是从这里起步并加快推进的,应该说我们及时抓住了机遇。对改革来说,时间窗口很重要,有关配套措施有可能因倒逼而跟上。因此,有合适的时间窗口的时候就一定要抓住,错过了时机,未来成本可能会更高,困难也会更多。

  动态演进的改革开放

  随着一些惯性旧思维问题逐步解决,加上积极汲取其它行业、领域的成功经验,人们越来越明白,对外开放需要继续向前推进,金融机构市场准入和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可以迈得更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