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要注重以人为本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8-01-05 14:48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在坚持立德树人、促进教育公平、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等方面做出了部署。在今年两会上,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

  本届人大会还专门邀请全国人大代表龚克、沈琪芳就“教育改革”话题举行集体采访会。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认为:“教育首先培养的是人,其次是人才。”浙江省湖州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沈琪芳表示:“教育要更加注重以人为本,一定要落脚在怎样为适龄的儿童提供更加适合、有利、便捷、有质量的教育。”

  关键词1:教育公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公平发展与优先发展并提,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尚属首次,体现了本届政府对教育公平的高度重视。

  对此,龚克认为,公平的实质在于让更多人获得优质教育。我国面临的基本矛盾,是人民群众快速增长的对优质教育的需求与供给严重不足的矛盾。

  沈琪芳指出:“要体现教育公平,必须普遍提高教育质量,这样的教育理念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就看这个公平怎么来理解,绝对公平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做得到的。像我国幅员辽阔,我们在提倡教育公平的时候,用最简单的办法,撤并学校,然后将小的学校变大,把学生集中在一个学校,硬件软件提高一下。”

  “但是这个做法之下,就掩盖了另一个问题。”沈琪芳接着说,“这样的做法给分布在海岛、乡村,特别是穷乡僻壤的孩子带来极大的不便。现在教育部、地方政府也在逐步调整,从之前的强制性执行慢慢回归理性。教育部也有规定,有需要的还是要保留,对于已经合并的,造成的问题,也不能避免。”

  关键词2:考试招生制度改革

  龚克谈及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时说,这是不同教育中转阶段的关键点,是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突破口,“牵一发而动全身”。

  龚克认为,作为考试招生制度中的重头戏,高考改革应转变为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成绩测试基础上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

  他认为,首先统一高考是要坚持的,不是废除统一高考;第二是把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纳入到大学的录取招生中。过去我们只看3+X的高考,高中还学了别的什么在高考录取环节里没有体现的,这影响了高中乃至初中、小学阶段的素质教育;第三是综合评价。过去的高考测量不了综合素质,在大学发现了很多问题,不能反馈到高中去;第四是完成综合评价之后还有多元化录取,不是一元化录取。多元化录取的优势在于,一方面适应了学生兴趣和能力的多元性,另一方面也适应了不同专业对学生不同能力和特长的多元性要求。所以说,多元化录取与现行的一元化录取制度相比,更科学、更人性。

  龚克认为,这样改革以后,会更加适应我们教育本身发展的规律和人的发展规律。因为从教育角度来讲,它是要启迪学生的学习。现在我们的高考一个很大的缺点是死读书,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强调熟练性、准确性的东西太多,思辨性的东西,通过联想、通过比较去把握的思考性的东西偏少。所以这个改革的方向是对的。

  虽然高考改革势在必行,但是龚克强调,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改革的难度之大,阻力之多。他认为现行高考虽然在很多方面广受诟病,但其公平性是得到大家普遍认可的。这就意味着高考改革最大的难点在于,改革后如何保证高考的权威和公平,如何做到既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又保证录取过程和结果的透明公正。

  关键词3:职业教育

  “"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一直被用来形容中国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职业教育该如何打破办学桎梏,提升自身吸引力?”有记者向沈琪芳抛出了这个困扰职教多年的“老问题”。

  “职业院校发展最大的瓶颈,一是设备,二是师资,根本在投入。”沈琪芳表示,产业转型的大背景下,职业教育首先要转型升级,“职教强调技能人才培养,但现在职教课程标准和劳动部门证书考核标准完全脱离,导致学生在就业考证过程中所学非所考,这种现状急需改变。”

  沈琪芳认为:“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应同时从"纵向"和"横向"来看。纵向是把中职、高职、本科、研究生等上升通道打通,横向则是把学校与社会、学校与企业的关系打通,并引导社会力量兴办职教。”

  “需要转变的还有旧观念。”龚克表示,应把职教看作是与普通教育平行的一个类型,摒弃职教是低层次教育的陈旧观念。

  关键词4:异地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