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黄先春的60载“入党路”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8-01-05 14:48

当红艳艳的党旗铺展在自家院墙上时,黄先春眼角湿润了,他的目光聚焦在金色的党徽上,久久未曾离开。

“中共黄石镇黄石老屋村支部委员会:你支部报来黄先春同志的入党转正材料收悉,经研究,同意以上同志按期转为中共正式党员。党龄从2011年5月20日起算……”在黄先春的请求下,老屋村党支部书记黄顺全再次宣读上级批准黄先春入党转正的文件。

黄先春缓缓举起右手,一字一句念出庄严的誓言。突然,在周围众多党员的注视下,这位92岁的老人做出了他一生中最浪漫的举动:亲吻党旗。

身边的共产党员让他感动

1919年出生的黄先春先后四次申请入党。当年那个忐忑不安向组织提出入党申请的新兵,如今已饱经沧桑、沟壑满面。

1943年,黄先春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1948年,他所在的国民党军队在辽宁锦州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诚。穿上人民解放军军装没几天,黄先春惊讶地发现:“国民党的部队,老百姓见了就跑;解放军的部队,老百姓见了都拉住不放。”团政委告诉他原因:“共产党的军队是替穷人打天下的军队!”

回忆起60多年前的往事,黄先春老人佝偻着的后背陡然挺直,捏着拐杖的右手更加用力,嗓门也提高了:“我也是穷人呐,啷个会分不清谁对穷人好?”

老人铭记着共产党员给予他的每一次感动。

黄先春在解放军部队中是一名话务兵。“工作不会时,不用开口,就有技术过硬的战友来帮忙。”黄先春说,他浓重的方言影响到工作,也有热心的战友主动帮忙纠正;生活中还不时有战友嘘寒问暖。“爱帮助人的几个战友经常在一起开会,我晓得他们是共产党员。”黄先春萌生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他小心翼翼地问身边的党员:“当过国民党的兵,我能不能加入共产党?”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黄先春开始模仿着身边共产党员乐于助人的行为。1951年,他第一次提出了入党申请。

黄先春跟随部队投入抗美援朝战争。在惨烈血腥的战场上,耳闻目睹的许多事情让他感到震撼。拆除定时炸弹时,“共产党员先上!”血战前,尖刀团、尖刀排、尖刀连同样“共产党员先上!”……“我见过彭德怀司令,也见过他的参谋毛岸英。”黄先春肯定地告诉记者,在毛岸英牺牲后不久,他从一位参谋口中知道了那是毛主席的大儿子。“领袖把自己的儿子送上前线,共产党太无私了。”

在朝鲜战场上,黄先春又先后两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接二连三的战役,让他与入党介绍人失去了联系。

他不敢打听,因为怕听到噩耗。“我活着从战场回来,不是运气好,是因为共产党员把危险都留给了自己!”老人说。

从朝鲜战场回国后,黄先春退伍回乡,从此在重庆市云阳县黄石镇老屋村务农。“政府补助我500斤米,40元钱,还发给我三枚奖章。”黄先春用拐杖点着门前的彭溪河:“我摇着小船,载着稻米回家,乡里人都说,你当过国民党的兵,不但平安回来,共产党还给你发粮发钱?”

“我已经申请加入共产党了!”黄先春说他当时回答得很响亮。

身边的共产党员让他树立起理想信仰

返乡务农的黄先春,由于“见过世面、有技术”,被村里安排在集体办的加工厂做粉条、磨面粉。

“我经常注意看村里共产党员的表现。”黄先春说。

1956年,黄石镇黄石村、老屋村靠天吃饭的1000多亩地收成差,黄先春勉强让五个孩子吃上饭,自己却饿得抓心。老屋村里几位共产党员提出,在黄石村和老屋村之间修建水库。不清楚水库作用的老屋村村民消极怠工,几位共产党员带着家人率先上工。“都是一样一天拿两个工分,都是一样半饥半饱。”黄先春说,“党员干活就是出力多。上工钟一敲,走在头里的肯定是党员。”水库修好后,村里人的吃饭难题解决了。黄先春记住了那几位带领村民修水库的党员:“陈代祥、周世玉、刘少清、黄直春、熊尚友……”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他还能不假思索说出他们的名字。

黄先春说,跟着他们,他知道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信仰逐渐确立,并且慢慢扎根。正当黄先春觉得是时机提出入党申请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些党员干部受到冲击,站在高台上被批斗。第二天,黄先春发现,被批斗的党员干部仍然扛上农具出门上工,默默地挑苦活累活干。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共产党员们又成了农村经济发展的先锋。黄先春亲眼看到不是村干部的党员向家成为村民跑前跑后调解纠纷,直到累得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

“共产党员是人中龙凤,我越来越想和他们一样。”黄先春说,可是年纪太大了,此时再提入党要求会不会给党添麻烦。老人踌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