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136年前的门牌 见证宁波城市发展历史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7-12-09 10:59

  每个家庭、每个住址都有一个门牌号,还记得小时候你家的门牌号是什么样的吗?清朝时的纸质门牌又是怎样的?已经拆迁的月湖、文昌地块原先的门牌跟现在的一样吗?

  这些一般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却是宁波门牌收藏爱好者周伟勇的专长。作为宁波唯一一名大规模收藏门牌的爱好者,18年来,他已经收藏了1600余块门牌,他的家俨然成了宁波的“门牌博物馆”。

  每块门牌都有故事

  周伟勇的藏品很多,邮票、票证、人民币、地图、地方志等,但唯独一样,是别人没有的,那就是各类门牌。

  什么时候开始门牌收藏的?周伟勇说:“这要从18年前说起。1999年5月31日,当时全市最大的市政拆迁项目——月湖景区改造工程实施,3100余户居民的老房屋开始拆除。”工作之余,他走访了拆迁地块,看到门上挂着快要掉下来的“宝奎巷14”门牌,抱着留念之心取了下来。

  “2002年2月,我居住的文昌街地块拆迁,住了十多年有些不舍,在给老屋拍照留念后,也将门牌号取了下来,留作纪念。这是我收藏的第二块门牌。”

  随后,他在三市路口买了一套二手房居住。不料2007年初又面临拆迁,搬家前,他又收藏了几块门牌。“这时我才发现,门牌有着一种让人回味的亲切感,从此以后就开始专心收集门牌。”

  18年来,他走遍了宁波的大小拆迁地块,从废墟里找到了近1600块门牌,拿回家细心清洗整理、分类归档。

  这些门牌涉及的区域有,海曙、江北、原江东各街道,镇海、北仑区部分,老鄞州区的各街道乡镇,奉化、宁海及外地的绍兴、杭州等。

  门牌的材质五花八门,纸质、木制、铁皮陶瓷凸面、铝合金荧光平面、不锈钢及铜制的等等。按年代分,有光绪二年、七年的,民国时期的、建国初期的、“文革”期间的、改革开放后及当代的;门牌的形状大小也不尽相同,有圆形的、长方形的等等。

  一张清代纸质门牌 距今已136年

  在周伟勇收藏的近1600张门牌里,有两张纸质的门牌,一张保存较好的记载时间是清光绪七年,也就是1881年,距今136年。“这是我收藏的门牌中,保存尚好且历史悠久的一份。”这张门牌是经朋友介绍,从一个商人地方买来的。“当时我一眼看中,因为要研究门牌历史,纸质门牌是不可或缺的课题。”

  此后,他在废弃破屋里又找到“太阳巷14”门牌。“没过几天,我再次勘察,又发现了‘太阳巷11、13号’门牌,我又一次喜出望外。”

  收集门牌的过程中,周伟勇不断得到好友的帮助。“我的老同学、当时任宁波市档案局局长的孙伟良,对我收藏门牌的行为大加赞赏,跟我讲述了有关宁波门牌收藏的必要性及收藏含意,鼓励我收集门牌;傅瑞庭、陈英浩老师为我提供五乡及骆驼民国门牌的信息;烟标协会的朱国栋告诉我拆房子的信息,我取到了段塘各条路、街、巷、弄的门牌一大堆;老前辈陈佳龙先生,将朋友收集的一块古城大嵩有近百年历史的民国门牌赠送于我,让我无比感动!”

  “文革期间,我市还出现过极有时代特色的大红色门牌。前年8月,我与集友王广华先生交流时,说起我在收集门牌,他慷慨地拿出了几块‘胜利街’,也就是现在的战船街的‘文革’门牌赠于我。”

  门牌收藏路并非一帆风顺

  上个月,周伟勇从报纸上得知工人新村拆迁的消息,利用午休时间到了现场。“好几幢已经人去楼空,我捡了两块门牌。”周伟勇说,“可正要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个自称是拆迁办的人,硬说我是小偷,还报了警。过了很长时间,110始终没有到场。由于急着去上班,只能出钱走人。”后来才知道他们哪里是报警,根本就是骗人的把戏,这两个人也不是拆迁办的。

  “前几年,我在望春桥巷拆迁地块,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块门牌,跟主人说尽好话,始终不肯给我。幸好被当地一位热心农民看到,把几块在拆房子时取下来的门牌卖给了我。待我再过些时间去看,已经是房倒牌无了。”

  一次,在西郊路拆迁地块,仅剩一户住户门上还挂着“西郊路”的门牌。他向住户说明要牌的理由,遭到拒绝。“等我去年下半年再去看时,已是房倒牌飞了。”周伟勇说起这件事,流露出惋惜之情。

  去年上半年,他得知镇海骆驼街道有民国门牌,在拆迁地块找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块咸宁路民国门牌。“好说歹说,主人死活不答应,后来又说出高价肯卖,可当我交钱的时候,主人又反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