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连卡夫卡都没看过的人,是没办法追到女生的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7-12-10 11:08

  前年读书君去布拉格,朋友给我买好了票,让我一个人去逛卡夫卡博物馆。然而卡夫卡博物馆并不像它的外表——伏尔塔瓦河旁小巷子里的红瓦小屋——表现得那么安逸祥和,两个撒尿的小人儿也只是故作轻松。


  当我迈进博物馆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这个我初中时就买了他的小说全集,把他的照片贴在我铅笔盒上的捷克小说家,他的博物馆宛若鬼屋!!然而冲着票价,我不得不孤零零地在那个灯光昏暗,冷气渗入脊髓,放着卡夫卡时代的黑白纪录片,甚至还有女人后背流血的电影放映馆里呆了一个小时……当然里面你也能看见他的手稿和一些成长照片……最后买了一些颇为炫酷的纪念品,送给了朋友们。

  当年那个浓眉大眼的落魄保险职员卡夫卡弥留之际还让好友把自己的手稿全烧了,幸好他的朋友背叛了他,让他的作品流传于世,开创了西方文学的一个重要流派,现如今中国哪个小年轻不知道卡夫卡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是文艺青年!!

  今天是卡夫卡的134岁生日,快让我们乘着矮大紧的奇谈列车,开往那摇摇欲坠的奥匈帝国,祝弗兰茨生日快乐!!

  

  


  不读卡夫卡,算什么文艺青年?


  <鱼羊野史> 第三卷


  高晓松


  在我成长的年代里,如果一个男生连卡夫卡都没看过,是没办法追到女生的。当时文艺青年最占上风,那时还没有什么富二代,也没有什么海天盛筵,文艺青年们经常在户外的草地上聊天、弹琴。聊天一定要聊到卡夫卡、米兰·昆德拉、村上春树,村上春树有一部长篇小说就叫《海边的卡夫卡》。可以说我们是在卡夫卡作品的伴随下成长的。

  卡夫卡的书一定要在年轻的时候读一遍,中年读一遍,晚年还应该再读一遍。不同的阶段读卡夫卡,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年轻的时候读卡夫卡会觉得非常神奇、诡异、荒诞,而且前卫、先锋,觉得自己读卡夫卡好有文化。

  那时读卡夫卡完全是怀着那种我必须看下去的心情去看的,要不然还能算是文艺青年吗?其实我当时读卡夫卡并没有特别深的感受,就像《城堡》这种小说,冗长极了,我记得看的过程中我睡着了七八次,但还是要坚持着看完,因为是文艺青年就一定要读卡夫卡。


  卡夫卡:???

  卡夫卡有很多短小的作品非常精彩,到现在我还能背诵出来。其中有一部叫《出门》(又译《起程》),写主人跟仆人之间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