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他每天江边巡逻20公里 为非法捕鱼1公斤“还债”

刘滔每天都要到长江边指定范围查看有无违法捕鱼者并进行劝阻。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刘滔每天都要到长江边指定范围查看有无违法捕鱼者并进行劝阻。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昨天上午,长寿区江南街道江南中路附近的江边,天色灰蒙蒙的,断断续续飘着雨滴,江面上偶尔有货船开过。身着橘红色棉服的刘滔(化名)在江边格外惹眼,他驾驶着电动车行驶在临江的道路上。要是看到有人想要非法捕捞,他会立即停车,一路小跑过去“现身说法”——曾经,刘滔也在禁渔期非法捕捞过,今年初在渝北区检察院郑重签署“义务护渔”承诺书后,他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改过自新。

每天护渔20公里

这一天,刘滔从江南中路的家中出发,骑着电瓶车准备去往袁家沱、走马溪一带进行护渔。这是他护渔“工作”的第三天。刘滔介绍,他从3月20日起就开始在20公里的河道上巡逻,早上出门,都会去到一个地方驻留,自拍照片发给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签到打卡”。中午回家简单吃过午饭,下午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前两天去了龙溪河和三洞沟。”

在河边,有人得知刘滔护渔的事,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以前捕鱼,现在保护鱼,好样的!”

一路上,刘滔走走停停,不时盯着江畔看是否有人在活动。当遇到施工路段时,他就会小心翼翼推着电瓶车继续行进。“这不算什么,龙溪河有一段路只能靠步行,我只有把车停在路口走过去。”刘滔一边前行,一边看着脚下的路告诉记者。

在江南街道上码头河段,刘滔指了指河滩位置,声音变得低沉了下来:“这就是我之前捕鱼被抓的地方。”刘滔称,上码头的这个回水沱可谓是“天然渔场”,在非禁渔期时,总能吸引大批钓鱼者来此,“大家投喂的饵料多,鱼儿也都留在这里。”

“我发现,自从我出事以后,禁渔期非法捕捞的现象好像真的少了很多。”刘滔笑着说,自己的事情不少亲戚朋友知道,他们也明白非法捕捞带来的后果。前几年还会看到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在禁渔期内捕鱼,不过刘滔从这两天的护渔情况来看,并没有发现非法捕捞的情形。而在护渔之外的时间,刘滔还会认真学习禁渔期的相关政策法规,现在他已烂熟于心,为的就是在遇到有人非法捕捞时,能够有理有据地劝阻他们。

江边长大,捕鱼虾是把好手

刘滔今年38岁,年轻时是一名船员,十多年前因为患病没有继续工作,如今,仅靠着每月500多元的低保为生。刘滔从小在河边长大,摸鱼捉虾是儿时最快乐的时光,他熟悉虾的习性,说起捕虾更是一把好手。

闲暇时,刘滔爱到江边散步,即使没有渔具,看别人钓鱼也能看个过瘾。“相比起鱼,我更喜欢虾,虾更美味。”没有工作后,靠着微薄的收入,生活过得紧巴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江边捡到一个被遗弃的虾笼,拿回家简单修理后,还能使用。第一次放笼捉虾,就收获满满。在这之后,只要有空,刘滔就到附近的水塘、河边捕鱼虾。有时自家吃,有时候拿去菜市场卖钱贴补家用。“前些年,一般河虾都是每斤20块,我的能卖到25块。”说到这,刘滔眼里露出一些自豪。

禁渔期捕鱼一公斤,被抓现行

2017年6月底,离禁渔期解禁还有不到10天。当天晚上退水后,河边形成了一个“小水塘”。刘滔趁着夜色,拿着新买的虾笼出门了。作为江边长大的人,自然知道禁渔期内不能捕鱼的规定,但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打算冒险一试。他准备了一个废弃的大轮胎,再铺上木板,形成简易的“小船”,他把“船”划到了水塘中间,将七八米长的虾笼小心翼翼地沉入长江……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刘滔再次来到河边,准备“验收”前一晚的收获。他取出虾笼仔细清点,发现有鲫鱼、小虾一公斤左右。当他拿着“战利品”正准备返程时,与巡逻的民警撞了个了正着。归案后,刘滔对自己非法捕捞、破坏生态的行为很后悔。同时,他也知道,按照刑法规定,在禁渔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捕捞水产品,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的刑罚。

用“义务护渔”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

案件被移送至渝北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审查后认为,刘滔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但鉴于其非法捕捞的水产品较少,且系初犯,而且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可以对他适用该院在2017年9月出台的《关于在办理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中实施生态环境修复工作办法(试行)》。

承办检察官向刘滔说明政策以后,刘滔当即表示愿意参与生态修复,但家中经济困难,没钱缴纳生态修复金。检察官多次进行调查核实,并与当地渔政部门商议生态修复的方式,在征求刘滔的意见后,最终同意刘滔采取“义务护渔”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

“义务护渔在指定水域附近向群众宣传禁渔政策,监督不法分子违法捕捞水产品。”渝北区检察院两江新区检察室副主任陈少丽介绍。根据渔政部门和检察机关提出的要求,刘滔承诺义务护渔30日。此后,承办检察官将根据当地渔政部门对刘滔护渔效果的评估,对刘滔作出起诉或微罪不起诉的处理。

“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方式让我得到宽恕,我特别感激。”刘滔表示,自己以后肯定不会再触犯法律,会做个守法的公民。

-解读

首创“义务护渔”

以实现生态修复

生态环境修复机制是渝北区检察院在引导轻微环境犯罪的嫌疑人主动修复生态的一项创新机制。陈少丽介绍,该机制施行7个月来,共有35名犯罪嫌疑人参与,预计投放鱼苗10万余尾、打造生态园10多亩。

“以前,我们主要采取缴纳生态修复费委托专业第三方修复的方式。但考虑到该方式无法覆盖经济困难的适格人员。今年,我们以刘滔案为契机,创新出义务护渔方式,希望更好地实现修复生态的目标。”陈少丽表示,因地制宜,因案适宜,落实生态修复机制,才能为守护绿水青山献力。在今后的实践中,将根据实际情况,丰富生态修复的方式,促进更多的犯罪嫌疑人参与到环境修复中。

原标题:新财长刘昆:与何立峰同窗,最大挑战是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作者:林小昭 陈益刊

3月21日,62岁的财政部部长刘昆来到阔别一年多的财政部,开始了他的新征程。

摆在这位财税“老将”面前的,不仅仅是如何管控好30多万亿元的政府“钱袋子”,而且还有财税改革4年多来,剩下的一块块最难啃的“骨头”。

“四高干部”

3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大会经投票表决,任命刘昆为财政部部长,他因此成为中国第13任财长。

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1956年底出生的刘昆祖籍广东,成长于福建云霄县,小时候曾因为家里没钱,上不了中学,以至于见到学校就绕着走。少年时,刘昆曾在刻印店当学徒,其中一项工作是帮收购旧书的小摊贩分拣旧书,而他也在长期的翻拣中完成了中学基础教育。

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云霄县第二轻工业局综合厂当工人的刘昆,报名参加高考。在一篇回忆录中,刘昆谈及当年的高考志愿选择:第一志愿是厦门大学中文系,第二志愿是厦门大学历史系。第三志愿不好找,挑了河北地质学院(今河北地质大学)的会计专业。不过老师提醒他:河北那么远,路费够呛。为了节约路费,刘昆把第三志愿改为厦门大学财政金融专业,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专业定了终身。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是祖籍广东、出生成长于福建,和刘昆是厦门大学经济系财政金融专业1978级同窗。厦大财政学是目前中国财政专业的翘楚,该校邓子基先生是中国财政学界的权威“泰斗”,其所提出的“国家分配论”对我国公共财政影响甚广,财金系统不少官员亦出自于该校财政专业。

1982年从厦大毕业后,刘昆进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历任综合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2001年任省府副秘书长。从2002年10月开始,担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长达8年之久,直到2010年7月升任广东省副省长。

身处对外开放前沿的广东,刘昆亲历了广东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的重大事项,曾参与广东国际信托公司的破产、粤海公司重组等金融风险的处置,还有广东财政管理和改革等一系列工作。

其中,在主持广东地方财政工作的8年间,身高1.87米的刘昆,因为其“政冶觉悟高、领导能力高、政策水平高以及’海拔水平’高”而在全国财政系统赢得“四高干部”的美誉。

这期间,广东财政改革相继完成了统一岗位津贴、清产核资、清理单位银行账户、清理行政性资产,深化“收支两条线”管理等任务,并开创性地进行了预算指标管理系统和国库支付系统的整合,实现了预算编制与执行的衔接,形成部门预算与国库集中支付改革相互推进的局面。另外,还推行了综合预算试点和加强政府采购预算编制。广东财政改革多项突破走在全国的前列。

“这8年是广东财政改革最艰巨的8年。”广东省财政系统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刘昆任职广东财政厅长期间,在推动财政改革、加强财政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农村收费改革、政府资产统一管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政循环监管体系、政府采购的“两个竞争”(供应商竞争和中介竞争)等,其力推的财政绩效管理评价更是全国首个,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全国财政系统,公认的财政硬碰硬的改革,数广东做得最多。

此外,刘昆在地方融资平台的规范管理方面也很有经验。“防范地方政府财政风险是他的强项。”“当时他在任的时候,广东每年都有新的财政改革举措。”该人士说,广东是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前沿地区,广东所碰到的财政管理问题也是全国其他省市所可能碰到的问题,财政部要推什么改革,往往都会先到广东来调研取经。

2010年7月,刘昆升任广东副省长,分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编制、监察、民政、统计、物价、法制等工作。2013年5月,在广东工作了31年后,56岁的刘昆北上进京,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主要分管国库司、经济建设司、监督检查局、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信息网络中心。

2016年底,刘昆离开财政部,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正部长级)。不过仅仅一年多后,刘昆重回财政部担任部长一职,全面主持财政部工作。这位财税“老将”将如何带领财政部门应对接下来的工作挑战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挑战重重

摆在刘昆面前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就是防风险,其中就包括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一直是财政部主抓工作之一,刘昆在财政部担任副部长时也力推化解地方债风险。

防范地方债风险根子在畅通地方政府举债渠道,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合法举债唯一渠道是地方政府债券,而刘昆主管的国库司则主要承担指导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给地方政府举债“开前门”,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连年增加,削减了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动机,支持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外,财政部在2015年推出的发行政府债券置换非政府债券形式的存量债务(下称置换债券),也极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偿债压力,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称置换债券降低地方政府利息负担1.2万亿元。这避免了地方政府资金链断裂,化解了许多长期积压的“三角债”,降低了金融系统呆坏账损失。

2018年是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的最后一年,按照财政部数据,今年置换债券置换额度约1.72万亿元,这是置换债券中最难啃的骨头,如何顺利完成置换任务,也是市场关注焦点。

刘昆此前主管的财政部驻各地的专员办成为监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重要力量,去年以来重庆等多地公开处罚相关官员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正是专员办核查后向各省市反映情况,并提出处理建议。

早在2016年2月的一次研讨会上,刘昆就指出我国经济运行风险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债务和金融风险,并提出解决策略。2年过去后,当刘昆以财政部部长的身份重回财政部时,他将如何带领财政部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尤其是隐性债务值得关注。

目前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GDP)是36.2%。相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财税改革重任除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之外,还有正在推进中的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这项改革是这一轮深化财税改革三大任务之一,也是最难啃的骨头,此前一直被财税专家认为推进速度最慢的一项改革。

2016年国务院出台了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这是一份为今后一个时期科学、合理、规范划分各级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职责的综合性、指导性和纲领性文件。今年2月首个细分领域——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公布,这意味着央地权责划分开始迈出实质性步伐,2019年1月1日起实施也预示着今年是这18项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关键之年。除此之外,财政部今年还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权责划分改革。

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性工程。推进这项改革,需要总体规划、统筹推进。这一改革的推进,需要财政部协同其他部委共同推进。刘昆深谙改革需要部门间合作。

刘昆在广东财政厅主政期间,力推财税改革,取得不少成绩。他在介绍自己当时工作经验时说,“许多改革,单靠我们自己是做不下去的,大家努力,效果会较好。为了做好事情,我们都会请人大、纪检委、发改委、监察厅、审计厅,包括央行来一起做。有些话,他们说比我们说好,比我们管用。”

摆在刘昆面前的任务远远不止这些。

比如,今年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将实施,财政部负责具体改革方案的设计,个税起征点提高到多少合适?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如何实施?

“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勇气,也离不开智慧和专业支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责任编辑:张义凌